哈尔滨IT科技网
微信公众号

网络空间该如何兼顾自由与秩序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21-04-09

  樊 鹏

  在有些人看来,新加坡出台“防操纵法案”是不那么令人舒服的,网络信息是新闻自由表达的一个重要渠道,他们质疑这类立法会不会妨碍新闻自由。但实际上,不单是新加坡,包括美法德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,在处理这类问题上的态度也大体一致。在价值与国家的效用、秩序之间,一个“理性”的国家没有任何理由不选择秩序和效用,兼顾价值和愿望。

  提到今天西方的政治价值,除新闻自由外,我们还会联想到以投票选举为核心的民主、以自由竞争为核心的市场经济,以结社自由为核心的社会建设。许多人认为这些要素是建设一个现代政治体系的“基本要件”“基础设施”和“制度支撑”。坦白地讲,这些东西有其独特的价值,包含着人类政治文明进步的探索。但我们一定要清楚,这些所谓的政治“要件”很大程度上是“观念的”,却未必是“现实的”。一个重要的思考角度是,世界上有哪几个发达国家是因为这几个因素而发达强盛的?他们可能是发展的果,却未必是因;可能是价值的构建,却未必是历史经验和现实政治的呈现。很多人在这些概念与今天西方所取得的成绩之间,建立起一个不太稳固甚至是缺乏逻辑的关联。

  法国大革命受益于启蒙运动,但留给法国最重要的遗产,可能不是自由,而是拿破仑建立的一套规范所有公民的崭新国家制度。英国率先建立起一套现代化的国家体制,在国家制度和国家能力相当健全之后,才敢于承认对抗性的社会概念。今天美国国内为了监测右翼言论、民主党阵营与外围左翼集团的联合,可谓无所不用其极。西方自己的发展历程就足以证明,对危及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言论进行管理,是国家的一项基本职能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广电总局:2014年中国广播电视行业总收...

  • 谷歌:4Q17营收增长止不住利润下滑,新...

  • 搜素引根据很多网络用户的查找数据

  • 如何做网站基础性审查

  • Ericsson:智能手机是发展中国家网...

  • CICT:调查显示沙特女子比男子更喜欢网...

  • 社群初建阶段与成长阶段,该如何创造价值?

  • 全球92%的钱以纯数字形式存在